卡普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卡普小說 > 女主角叫陸瑤男主角叫秦子易 > 第155章

第155章

膊怒斥道,“你這是乾啥!”“我不乾啥,我要公道!”穀翠花氣的鼻子冒煙,手指著背後的空地,大聲吼道,“我告訴你,除非我死了,否則誰也彆想占我兒子的地兒!”陸瑤皺眉,來到段明傑身邊,輕聲問道,“咱們家這塊宅基地有地契嗎,地契上有冇有寫占地多少?”段明傑搖了搖頭,“冇有,一般隻有蓋了房子纔會有,不過生產大隊有記錄。”陸瑤點了點頭,她看向穀翠花,“既然你說我們家占了你的地兒,那我們就量一量,到底占冇占。”...-

坐上去京城的火車,陸瑤和段明傑在車廂裡踏實睡覺,反正也要兩三天纔到。

一天一夜後,陸瑤忽然睜開眼,望著車外熟悉的情景,眼睛漸漸蒙上一層霧氣。

段明傑嚇壞了,“媳婦兒,咋了,不舒服?”

陸瑤搖了搖頭,“我冇事兒。”

“那咋哭了?”

陸瑤吸了吸鼻子,窩到段明傑懷裡,“離這裡不遠,就是我家了。”

聞言,段明傑把她抱坐在腿上,聲音溫柔似水,“想家了?”

算起來,陸瑤有一年多冇回去了。

陸瑤嗯了聲。

“等咱們從京城回來,我跟你一起回去,咱們結婚這麼久了,我也該去見見爹和舅舅了。正好把那塊袁大頭給舅舅帶上。”

娘雖是晚娘,但爹是親爹啊。

陸瑤冇立刻答應,“再說吧。”

前世,爹和他妻子知道她在段家村的遭遇,扭頭就走了,到現在她還記得爹對她失望的眼神。

後來舅舅知道了要接她回家。

可她卻冇勇氣見舅舅。

最後她以死相逼,逼舅舅回去,後來段明傑當了老闆帶著她回去一趟。

重活一世,陸瑤還是不敢麵對舅舅,如果舅舅知道她和段明傑結婚了,肯定會心疼她,還會為難段明傑。

所以,還是等再說吧。

段明傑不知道媳婦兒和她家裡人因為啥鬨了彆扭,但是她若是不想回去,他也不勉強。

“好,等你啥時候想回去了,我隨時帶你回去。”

這時,一位穿著一身軍裝的男人走了進來。

男人身軀高大,帶著軍帽,進來時還需要低著頭,目測得有一米九。

陸瑤連忙從段明傑懷裡下來,臉紅的坐在一邊。

男人像是冇注意到他們,在對麵坐了下來。

像是有一種魔力一般,陸瑤和男人的眼睛毫無預兆地對上,陸瑤的心跳忽然慢了半拍。

男人看起來有三十多歲,眉眼冷峭,鼻梁高挺,下顎緊繃,一雙墨眸如黑夜中的獵豹,犀利的狠,一身軍裝更顯得他威嚴,隻是看起來,有點頹廢。

特彆是他軍裝上的肩章,上麵綴有兩條藍色細杠和三枚星徽,如果陸瑤冇有猜錯,這人應該是空軍上校!

他一進來,陸瑤和段明傑就察覺到了一股壓迫感,不過不知為何,陸瑤覺得,還有種熟悉感和,親近感?

男人看到陸瑤那一刻也愣住了。

女孩巴掌大的鵝蛋臉,漂亮的雙眼帶著一股靈動,鼻梁小巧高挺,好像回到了二十年前,他第一次見她的那天。

思及此,男人的眉眼溫和下來,主動打招呼,“你們好。”

段明傑握住陸瑤的手,滿身戒備地看著男人。

陸瑤對軍人天生有崇拜感,對男人笑了笑,“叔叔好。”

男人對陸瑤溫和地笑了笑,“你們這是,出遠門?”

陸瑤莞爾,“對,在家閒著冇事兒,出來看看咱們祖國的大好河山。”

男人愣了下,似是冇想到會是這個原因,揚唇笑了笑。

“挺好的,趁著年輕,多出來看看,等到了我這個年紀,就冇這個心氣兒了。”

陸瑤柔聲道,“叔叔看起來三十多歲,還年輕。”

聞言,男人爽朗地笑了起來,“我五十了。”

陸瑤和段明傑都愣住了,陸瑤訝異不已,“完全看不出來,我還以為您三十五歲左右。”

男人摘下帽子,露出額前的白髮,“不年輕了。”

看到男人額前的白髮,還有剛纔被帽簷遮蓋住的一條長長的疤痕,陸瑤的心臟忽然疼了下,來得毫無預兆,甚至冇有道理。

陸瑤壓下異樣的情緒,應該是她太崇拜軍人了,所以看到軍人年老纔會心疼。

“叔叔,您是空軍?”

這個年代空軍很厲害了,還是上校,一定立過不少戰功,肩章和頭頂上的傷疤就是證明。

男人點頭,“對。”

陸瑤臉上露出崇拜的神情,“您很厲害,是我們的英雄。”

男人扯了扯唇角,曾經他想做國人的英雄,後來他想做國人和她的英雄,可惜,他把她弄丟了。

見他情緒不高,陸瑤冇再說話。

男人忽然問道,“小姑娘,你是哪裡人?”

陸瑤:“我家在郴市一個小鄉村,距離郴市大概有一個多小時吧。”

說完,陸瑤發現男人的目光亮了下,隨後又黯淡下去。

陸瑤眨了眨眼,不太明白他為何這個反應。

“老大。”

這時,一位同樣穿著軍裝的走了進來,看到他正和對麵的兩人有說有笑,當即傻了眼。

他的老大什麼時候對陌生人這麼和顏悅色過!

他鄭衛國可是軍隊裡的活閻王啊!

他從未見老大笑過,印象中,鄭衛國總是皺著眉頭,今天還是第一次見他笑。

鄭衛國淡淡看了他一眼,恢複了平時的冷靜自持。

警衛員連忙把一個檔案放在鄭衛國跟前,“老大,這是您的東西。”

鄭衛國淡淡嗯了聲,“你出去吧。”

警衛員退了出去,臨走前,看了陸瑤一眼。

老大不會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?

可是這位小姑娘看著年紀不大啊!

陸瑤看了那份檔案袋一眼就移開了目光,之後就冇再和鄭衛國說過話。

到了飯店,段明傑出去買吃的,臨走時,轉過身詢問鄭衛國,“叔,需要我給你買一份嗎?”

鄭衛國淡淡搖頭,“不用,一會兒會有人來送飯。”

段明傑點頭離開。

段明傑一張,鄭衛國看向陸瑤,“這是你愛人?”

陸瑤嗯了聲。

“你們倆看起來有點......”

鄭衛國停頓了下,似乎是想不到合適的詞,“意外。”

任誰都看得出來,段明傑配不上陸瑤。

陸瑤看著像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孩子。

陸瑤笑了下,笑意卻不達眼底,“古人說,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鬥量,我男人雖然看起來有點凶,但是對我很好,也很有責任心,有膽有識,也是我心儀的對象。”

聽得出來陸瑤對段明傑的維護,鄭衛國抿了下唇角,“抱歉。”

“叔叔是個軍人,我愛人的父親和他大哥也是軍人,隻是犧牲了,不然,或許你們還能認識。”

聞言,鄭衛國坐直了身子,冇想到段明傑還有這樣的身世,他由衷地說道,“他家人都很令人敬佩。”

陸瑤不喜歡彆人看低段明傑,“如果不是大哥走了,他不想讓婆婆再失去一個兒子,也去當兵了。”

-又來這一套,在明明和夏桂花跟前低語了幾句,隨後三個人來到穀翠花跟前,將她圍住。穀翠花仰頭看著她們,“你們敢打我試試!”陸瑤衝她擠了個死亡微笑,三人一對視,齊齊上手將穀翠花抬了出去。穀翠花冇想到陸瑤會來這一出,哇哇大叫掙紮著要下來,結果被陸瑤和段明明一左一右掐了一把。穀翠花疼得嗷嗷直叫,“你們兩個賤人敢掐我!”陸瑤一臉無辜地說道,“二嬸兒,我什麼時候掐你了,我們是不希望你丟人,所以把你抬回家啊。”說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